当前位置:日博在线官网?>?详细页

[散文]猫冬

来源:汪秀风  发布时间:2013年02月20日  浏览次数:

打印

 

 东北的冬季,因冰冷而尽显阳刚之美;东北的记忆,因猫冬而充满幸福之感。

 秋日金黄躲进无边洁白,静悄悄的村子里炊烟袅袅,偶尔的行人总是紧裹衣襟,脚步匆匆。东北又进入冰冷而漫长的冬季,东北人又开始了幸福的“猫冬”生活。

 在东北,人们常说“腊七腊八,冻掉下巴”,“三九四九,棒打不走”,可想而知,其冰冷至极。风雪严寒,泥土封冻,夜长昼短,农民停止了一切劳作,开始休养生息,每天起得迟睡得早,一日三餐也变成了两餐,东北话叫做“两顿儿饭”。村子里的人们开始整日打牌下棋,串门唠嗑,制作美食,享受风俗……这便是东北人的猫冬生活。

冻出的美味

漫长的冬季给东北人带来了冰冷,练就了人们粗犷、豪迈的性格,也赐予了人们硕大、方便的天然冰箱。东北的冬天是无所不冻的,冻梨、冻杮子、冻馒头、冻豆腐、冻豆角、冻猪肉……只要能冻的东西都冻着。保鲜是首要目的,其次,无论是什么食物,冻一下就冻出了仅东北可见的特色味道。

 冻梨、冻柿子、冻苹果,一个个硬得像铁球一样,不知道的人拿起来就咬,牙齿磕得生疼,果皮上却只留下两个牙印。吃冻果既不用热水泡,也不用火烤,而是把冻果放进凉水里缓缓地解冻。半个小时左右,冻果表面结了一层透明的冰,轻轻把冰敲碎,硬邦邦的冻果已是软软的,咬上一口,酸甜哇凉,爽滑透心。坐在热乎乎的炕头,吃上几口缓好的冻果,真是胃口大开,精神倍儿爽!

粘豆包也是东北人猫冬时必做的点心。新收获的黄米和黏大米精挑细选后,放在水里泡上半天,再用磨豆腐的磨把米磨成面,磨好的面要放在炕头用棉被捂上,等待发酵。还要把红小豆煮熟,加上一些白砂糖,捣烂,捏成鸡蛋黄大小的团儿。记得妈妈捏的特别快,向来都是两只手一起来,三秒钟准能捏成两个漂亮的红豆团儿。东北人爱说爱笑,喜欢热闹。女主人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后,一声吆喝,左邻右舍,三婶二大娘的都赶了过来,往热乎乎的大炕上一坐,手和嘴便一起忙活起来。粘豆包是满族人狩猎时最喜欢的食物,因为它耐饥不易消化,而猫冬的东北人吃粘豆包时,总不会忘记在锅底炖上温补助消化的白萝卜汤。刚出锅的粘豆包浓香扑鼻,但还不是最完美的东北味儿,一定要放到室外冻透了,等吃的时候再拿回来蒸熟或者油煎,吃到嘴里粘粘的,滑滑的,劲道耐嚼,那口感,用东北话说就是“杠杠的”。

漫天的肉香

一进冬月,家家户户开始杀猪,村子里的人们开始兴奋起来,连空气也活跃起来,整日飘荡着浓郁的肉香。

杀猪这天亲朋好友、左邻右舍都会来帮忙。男人要把一口三四百斤的大猪收拾妥当,女人们忙着做东北最美味的佳肴——杀猪菜。杀猪的前一天,女主人会切好足够的酸菜,再用杀猪这天烀(煮)完猪肉的汤炖上,肉汤炖酸菜是杀猪菜的“主角”,还有四个必不可少的“配角”:从烀好的脊梁骨上撕下来的瘦肉;烀好的肥瘦兼有的猪肉切成薄片,在炖酸菜的汤里过一下,配上蒜酱;还有血肠和血豆腐。那美味包裹着整个村庄……

夕阳似乎也喝了哪家的二锅头,涨红了脸,羞色洒遍了村子。肉香味儿还在空气中弥漫,几个男人刚吃完猪肉喝完酒,面红耳赤,晃晃悠悠地走在胡同里。

   “今儿这猪肉吃的真过瘾,咱自己家养的猪就是不一样。”

“不就杀猪么,多大个事,明儿俺家杀,是哥们就给我早点来啊。”

“你说咱哥们咋样,够意思吧,我准保第一个到,你放心。”

“明儿再多来二两,走,打扑克去,苞米豆的啊。”

……

灿烂的新春

     “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;二十三,糖瓜粘;二十四,扫房子;二十五,冻豆腐;二十六,炖大肉;二十七,宰公鸡;二十八,把面发;二十九,蒸馒头;三十晚上熬一宿;初一、初二满街走。”儿时的这首童谣总会萦绕耳畔,偶尔念叨几句,总觉心头一阵欢快。从腊月二十三开始,村子里就弥漫着各种美食的香味和喜庆的气氛,那份欢乐总会延续到正月十五……

腊月三十这天,人们早早的开始贴春联、挂彩灯,家里每一道门都要贴上春联,系上红布条,每一面墙都要贴上“福”字,鸡鸭鹅狗的小家也要张灯结彩,就连屋里的水龙头也要贴上“井泉大吉”。

承载着万千喜庆的春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伴着美食的香味儿,村庄的每一个角落都洋溢着春节的气息。吃罢下午饭,男人们开始在院子里“安装”鞭炮,女人们则在家里准备着新年的第一顿传统美食——饺子。三十晚上子时吃饺子是村里雷打不动的传统,老人常说:子时进食,就是“交子”,一定要吃饺子。

天渐渐暗下来,家家户户开始掌灯,这一夜,家里的每一盏灯都要点亮,而且是整整一夜的通明。做好一切准备工作,摆上瓜子花生,水果糖块,大人们开始打扑克、玩麻将,同时打开电视机,感受着春节联欢晚会的精彩,孩子们则提着自制的灯笼,跑窜在整个村子里捉迷藏、放烟花。

十一点的钟声敲响时,村里的人们开始“发子”。古老的“发子”习俗有好多,要摆供桌、敬天地、敬祖先、敬灶神,而现在已被简化了很多,但同样表达了人们辞旧迎新、寄托美好的心愿。全家老少穿上厚厚的棉袄,捂着耳朵站在院子里看烟花。全村齐燃鞭炮,烟花照亮了整个夜空、整个村子,那是视觉和听觉的震撼。自己家的烟花燃放结束后,男人们冲向自家的柴垛,开始往家里抱柴火,这是“抱财”之意,而且一定要抱一些粗壮的木柴,那可是“大财”。女人忙着在屋里煮饺子,煮好的饺子要先用小碟装上两个放在锅台后面,那是给灶王爷享用的。三十晚上,每个人都要说吉利的话,类似“完了”“死了”之类的字眼是绝对不可以提的,如果饺子煮破了,只能说“挣了”,吃完饭了也只能说“吃好了”。这顿辞旧迎新的大餐总有几道必备的菜肴。首先是鱼,象征着“年年有余”,还有猪前蹄,象征着“搂钱耙子”,青菜则少不了生菜,象征着“生财”……

吃罢除夕大餐,孩子们开始给长辈磕头拜年,长辈也少不了给孩子压岁钱,那份幸福和满足总让节日更加欢愉。这一夜,全家人不会睡觉,共同为长辈守岁、祈福。

大年初一开始,人们要到长辈家里拜年。村子不是很大,不是亲戚就是非常熟悉的朋友、邻居,人们你来我往,互相道一声“过年好”,凑在一起谈天说地,打麻将、耍扑克,无忧无虑,幸福安乐的笑声在村子里回荡。

“耍正月,闹二月,里里拉拉到三月”,这不仅是村子里流传的一句顺口溜,更是村里人清闲无忧的猫冬生活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又是家乡猫冬时,洁白的雪花伴着纯真、质朴的欢笑漫天飞舞,空气中弥漫着幸福与温馨,那份温暖的淳朴填满了回忆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