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日博在线官网?>?详细页

[散文]我的第一次雪山踏勘

来源:内蒙古分院 吕肖宇  发布时间:2012年03月16日  浏览次数:

打印

我的第一次雪山踏勘

    前些日子整理资料,偶然间看到一张照片——那是我第一次出野外时,队友偷偷给我拍摄的,看着照片上我背着行囊,艰难跋涉的身影,我的思绪不禁一下子飘到了那个冰冷的早晨。

    2011年的12月13日,我跟张俊峰副院长到灵丘踏勘。这是我7月份毕业后第一次出野外,心中不由充满了期待与向往。

    早晨9点多整队出发,经过六个多小时的车程,大家终于抵达灵丘县城。找旅店住下后,马上采购了铁锹、镐头、手套、弱磁性磁铁、排插等一些必备的物品,做好了准备工作。

    14日早晨8点半,大家准时出发到矿区,新矿区距离灵丘县城大约二十公里。矿区山峰矗立,前半个月刚下了一场大雪,还未完全融化,远远看去像穿着白色的“铠甲”。由于要背仪器和带地质锤、地图、放大镜等物品,大家每人只戴了棉帽,下车去磁、消磁、安装仪器。车门一开,一股冷风顺着车门缝窜了进来,车内的暖空气瞬间被吹散,就像被人浇了一桶刚刚从井中打上来的冷水,从头到脚透心凉,我的心情不由为之一沉。还好,大家准备工作充足,出发前带了军用棉大衣和棉帽。要不然,耳朵都要冻掉了。

    由于车子只能开到路边的河槽中,7线的南端点还在山里,大家必须步行前往。走在崎岖的山路上,脚下的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大家说笑着不觉就到了。鉴于我是第一次出野外,张俊峰副院长和支立佳、刘俊华两位兄长完全把重担扛了起来。刘哥在前面用GPS点位导航坐标点,支哥用质子磁力仪测量数据,我只负责野外数据的记录、特殊地质条件和明显的地质出露的标注。在他们的带领下,大家的工作效率极高,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刚开始描述过的大山面前。因为大家的剖面线正在它那庞大的身躯上,大家必须要翻越它。刚开始爬山还比较好走,可越往上地形越是陡峭,风非常的大,气温也比山脚下要低很多。不一会儿我已气喘如牛,心也开始扑通扑通乱跳。望着高高的山巅,我只好把铅笔叼在嘴里开始手脚并用向上爬去。到了半山腰,当我记录完数据再次把铅笔放入嘴里时,一下子咬到了一只“冰棍”。原来在记录的短短时间里,我上次的口水都被冻在了铅笔上,成了一只“大冰棍”。再看看我自己,棉帽靠近嘴边的位置,呼出的水蒸气结成了白白的霜,脸上没有帽子挡住的地方被寒风吹得僵硬。寒风吹透帽子直接吹在后脑勺上,像刀割一样。

    由于山势陡峭,大家强烈要求年近五旬的张俊峰副院长不要上来了,但他微微一笑,从容地说,这种山他都上过好几次了,还是上去看看吧。张总去察看岩石和地层出露。他这种极端敬业的精神,让我深深地敬仰,也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。

    由于山势险要,前面的路都让人看着就腿软,我完全不敢往身后看,依然把铅笔叼在嘴里,手脚并用往上慢慢地爬。而支哥和刘哥不仅身上背着书包和仪器,东西那么多,那么重,还要帮助和照顾大家。

    终于,大家到达了山顶,感受到“山登绝顶我为峰”的霸气。但山顶的风实在是太大了,不敢久留,测完数据大家就继续向山下测量。俗话说,“上山容易下山难”,下山的过程中大家也开始了摔跤的旅程。摔跤最多的是支哥,他左手持GPS,右手拿着坐标边走边比照,经常脚下一滑,一屁股就坐在石块上,我看着都疼。可就这,他还一直关心我,叮嘱我慢点,小心点别摔倒。我心里只是感动!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快速成长起来,多担负工作,希翼能够为大家这个集体做出自己的贡献。

    走到半路,大家前进的路上又冒出一个拦路虎——一大片沙棘林。野沙棘虽然长得不高,可非常结实、浑身是刺。尖利的刺轻松地刺透了我保暖内衣、棉裤和牛仔裤的三层保护,我不禁一哆嗦。而刘哥和支哥很淡定地带着我或穿越或绕路,见缝插针地穿梭于沙棘林之中。接下来就又有一条条沟壑静静地在那里等着大家的到来。多么希翼那是一马平川啊,对于饥寒交迫的大家来说,每一条沟都是一个挑战。走在只有二十公分宽积满雪的小路上,心里特别害怕。大家好不容易坚持着测量到了公路上,到达孙家庄村边,下午四点多,冬日里的太阳已不再温暖,寒风冷冽,沁人心脾,大家决定收队。

    回来的路上,大家都上前对我嘘寒问暖,让我倍受感动。我的第一天野外生活结束了,但我相信这不是我的野外工作的结束而是刚刚开始。我会用时间和实际行动来表达我对地质行业的热爱,把自己的青春献给大山,把自己的生命贡献给祖国。经过艰苦的历练,我一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可以奋战在第一线的地质工编辑。

 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