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日博在线官网?>?详细页

[散文]我尝到了情人节的滋味

来源:闫天德  发布时间:2012年03月08日  浏览次数:

打印

    中国传统的节日有春节、清明节、端午节、中秋节……,而带有一些政治色彩且熟记于心的节日还有三八妇女节、五一劳动节、五四青年节、六一儿童节、七一建党节、八一建军节、十一国庆节等,但不知从何时开始,我国又有了情人节。情人节是哪一天,我不太清楚。因为情人节是年轻人的浪漫节日,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好像已时过境迁,就没在意过。

    今年2月14日早上7点50分我准时上班,翻开台历,“情人节”三个大字映入眼帘。据报载,情人节是舶来品,属于洋节,原名St Valentine’s Day,源自于罗马时代一位圣者的纪念日。几经辗转演变成了向自己心仪的对象表白的特殊日子。情人节传入亚洲,最先在日本流行,后来传到台湾和大陆,刺激了中国传统本来就有的“七夕”。查最新版的《辞海》和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均无“情人节”词条,可见它是改革开放与世界接轨的产物。

    说到情人,在你生命的长河中,谁是你最美最忠实的情人呢?答案是肯定的:妻子是生命中最美最忠实的情人。说来也巧,情人节下午下班前,我随手翻了翻中国冶金地质总局职工文学作品集《流动的石雕》,书中有一篇文章《三个人的情人节》,编辑是薛绍华,我和他很熟,共事多年,但这篇文章我还是第一次看到。文章的大意是:他调到局里工作,和妻子两地分居,情人节晚上,三个单身汉一起去看影片。买影片票时,回赠了一束玫瑰花,但进入影院看到的全是一对对亲昵的情侣,而他们三个男人,手拿一束玫瑰花格外引人注目。这束玫瑰花在三个男人手中传来传去,最终被插在座椅的背后等待凋零。影片要开演了,一位同事的手机响了,是他千里之外妻子的问候,但此刻,这近乎平淡的问候和再家常不过的叮咛,却同时温暖、抚慰了三个男人尴尬落寞的心。

    我今年五十有五,结婚近三十年,从来没有过过什么情人节。或许是心有灵犀的缘故吧,看了绍华的文章,激起了我也要浪漫一把的情怀。于是吃完饭散步时,我和妻子一起走上了大街转悠开来,也想给她买点什么,表表心意留点纪念。进入商店,一家首饰柜台的广告牌上赫然写着:“情人节,一律5.8折。”妻子在柜台前转来转去,最终选了一对银饰耳环,特价壹佰壹拾元。这对耳环,耳钉是65%的彩银,吊坠是彩银镶边的水晶,售货员直接给妻子戴上说:“阿姨真漂亮!”是啊!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,彩银耳环熠熠闪光,随着妻子轻盈的脚步,耳坠微微摇曳,更显出妻子的婀娜和妩媚。听妻子讲,她以前一直认为戴耳环是小姐、贵妇人的事,但近来在电脑上学唱歌,看到著名歌唱家周晓燕教授90多岁戴着耳环更显出女性别样的韵味和气质,于是萌发了要戴耳环的念头。这个情人节我圆了她的梦。

    俗话说,好事成双。我和妻子刚出商店门不远,台阶上竟放着一束漂亮的玫瑰花。红色的玫瑰花含苞欲放,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整个花束用漂亮的玻璃纸包装着,花梗部分是粉色的,中间用紫色的丝带系着。妻子说,这可能是别人不小心丢了这束花。扔了太可惜,这束花起码值10余元。交给警察“叔叔”吧?可周围空无一人,于是大家就将这束玫瑰花拿在手上。在回家的路上,不时有人看大家几眼。到队后,时间还早,妻子去跳广场舞,我拿花回了家。年过八旬的老父亲惊奇地看着我手上的花,还不解地问我:晚上怎么还买了一束花?我说,这是在路上捡的。我在老父亲怀疑的眼光下,心里想着这束花的用途。妻子八点多跳舞回来,坐在卧室的电脑前开始K歌,她正在学唱李谷一的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听着优美动听的旋律,看着妩媚可人的妻子及熠熠闪光的耳环,瞬间我陶醉了。于是,把捡来的这束玫瑰花送给她,并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,发给了远在千里之外读博的儿子。几秒钟后,手机铃声响了,回信只有四个字:“牛了,牛了!”是啊!妻子牛了,儿子高兴了,我的心也醉了,因为我尝到了情人节的滋味。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