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日博在线官网?>?详细页

[散文]老挝异域初体验

来源:矿产勘查院支元栋  发布时间:2013年04月03日  浏览次数:

打印

  “老挝?找矿?”那天刚上班,一听到领导安排自己参加老挝地质勘查“远征军”时,我的大脑瞬时当机。“有困难吗?”领导关切地问。“太棒啦!”几秒后,满心激动和兴奋无以言表的我,大吼了一嗓子,直接手舞足蹈了一番。

  是啊,从小生长在北方的我,对南方神往太久。现在终于有机会奔向南方,更别提是要出国,并且是去传说中的西南秘境——老挝,那份新奇让我全身的血液烧了三天三夜。

  飞机从冰冷的北方向炎热的南方前进,这一路的高空风景直接被我无视。我的心,早就跑远了。

  老挝到了!我马上被那番截然不同的景致吸引了。像变了个人似的,我顾不上旅途的疲劳,忘记了南北温差带来的不适,抓起相机不停地按着快门。古老的生活方式,简约漂亮的竹楼,屋前那标志性的三角门格外引人注目;清晨,如诗如画般的云海如临仙境;原生态的河流、瀑布、溶洞、密林让人陶醉;像花朵一样漂亮的小昆虫惹人喜爱;貌似铠甲战士的小蜘蛛令人佩服;心形的蚂蚁窝更是可爱;还有能塞进手指的蜗牛壳……在这个原生态的天堂里,我感受到了太多的美丽与新奇。

  两天的休整准备,心情尚未平复,战斗的号角已然吹响。地质锤、GPS……一个都不能少。老挝的大山,大家来啦!

  老挝属亚热带气候,植被非常繁茂,加之人烟稀少,大家仿佛涉足原始森林,山高林密,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区域车辆不能到达,工作基本全靠步行。每天早上装好干粮,七点准时上山,下午五点左右才能完成一天的工作,汗如雨下地回到驻地。来不及休息,大家又开始整应当天的工作,安排第二天的工作路线和工作量。

  探矿工作细致辛苦,奔走风尘是大家的行业常态,每天要面对千奇百怪的“险”境却并不多见。工作没两天,我已经屡处“险”境:先是脸上被野性的竹叶划了一条3厘米长的口子;接下来腿在不知名的树干上“碰”了一下,结果肿成一块紫茄子色的淤青;身上被蚊子似的昆虫蛰了好多处,刚刚感觉到时,已然肿成了一座座小堡垒,好像被宣布成功占领;每天无数次的淌水、滑倒,着实感觉浑身都不舒服。可是我没有半句呻吟,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受伤最轻的。第一天踏勘,同事任瑞的手被一种不知名的蜂蛰了一下,立马肿成熊掌状,第二天自觉无碍坚持出队,却又头晕发烧浑身无力,连打好几个吊瓶才告痊愈;第三天,填图的小马哥和同组的赵清林被蚂蝗叮了,满腿是血,不忍卒睹;同事李沛龙,经历更丰富,蚂蝗叮、蜂子蛰自不待言,还碰上过传说中的毒蛇竹叶青、与老挝当地人打猎布下的机关陷阱区零距接触等等,不一而足。

  工作在继续,从集体踏勘测剖面,统一填图单元和岩石定名,到小组同步进行1:5万地质测量与水系沉积物化探异常查证,大家遇到的大小困难数也数不清。渐渐的,那份新奇体验慢慢沉积,凝结成一份坚强。

  身处人生地不熟的异域,每天要面对未知的险境,我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产生过退缩的念头。有一天晚上,收队回到驻地,我扒拉着辛苦背回的岩矿标本,时不时迸出一阵惊喜时,心里瞬时明白了,原来支撑我的,是这些不起眼的矿石啊。

  在大家血液里,流淌着地质人的梦想,奔腾着中国冶金地质人的愿望。对大山的探索,对岩矿的渴望,对以找矿立功为荣的追求,将一直伴随远在异乡为异客的大家,支撑大家,走过艰难险阻,走过初体验,走向更远、更美好的明天……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